鉛筆老師的Email
chingpingwu@gmail.com

星期二, 10月 02, 2007

陽光、空氣、花和水。【第二天】

【第二天】意志力大挑戰。

第二天的行程基本上是這樣的,慢慢騎,理想上是期望能從花蓮香城飯店出發騎到花蓮最南邊,目的地是安通溫泉。
哇,泡溫泉是我的最愛唷,厚厚厚,太棒啦。
就這樣,帶著一顆期待又興奮的心情出發 -

一出發,就在車站附近遇到兩位車友,他們穿著輕便,都背著行囊。
「你們要去哪裡?」左衛門好奇的問。
「大武。」他們說。
哇嗚,從花蓮到大武至少要兩百公里耶,厲害厲害,果然是高手高手高高手。
心裡驚嘆完不久,那兩位高手車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了,而左衛門則陪我繼續龜速地前進著。

不久,一輛警車行經我們,只見警員搖下車窗、放慢車速說:「你們要去哪裡?」
「往台東去。」我說。
「你們從哪裡來?」
「花蓮...」聽我這麼一回答,警員忍不住笑了起來,我才猛地驚覺這裡不正是花蓮?「我們從桃園來啦。」我說。
「加油喔。」熱情的警員為我們打完氣後,又再很快地離我們而去。
突然有點羨慕起那些動都不用動,就能吹著冷氣快速往前移動的人,呵。

好不容易在艷陽用力的照射下,終於到達第一站:鯉魚潭。




看到潭裡頭有天鵝船,也就是水上腳踏車,左衛門問我:「要不要去踩天鵝船?」


我看著他,心想他是在跟我開玩笑嗎?「你在陸地上踩不夠還要下水踩喔?我才不要咧。」
就當左衛門是在跟我開玩笑好了,這下子總算可以好好坐下來吃冰休息,還有還有,今天一大早左衛門一睜開眼就嚷著要吃的活跳蝦。


就在吃冰的同時,開著貨車送冰的司機先生不禁對我倆產生好奇,問道:「你們昨天有到太魯閣嗎?我到那邊送貨看到和你們一樣的小折車,也是一男一女。」
我和左衛門同時瞪大眼睛,彼此互相比對之下,賓果!真的就是有緣人,爾後左衛門和冰大哥一整個聊開,反正總歸一句話,男生只要一聊到車子就像女孩子聊到保養品一樣,停不下來。
充分休息過後,與冰大哥道別,我和左衛門繼續熱死人的單車愛之旅。

接下來頂著大太陽騎了好一段路,在碰到下一個7-11時,也已經到了兆豐農場,此刻的我坐在7-11門外的椅子上,竟立即打起盹,實在太累了呀,陽光曬得我好疲倦哪。
說時遲,那時快,後方揚起一陣有點熟又不會太熟的呼喚聲:「帥哥~」
回頭一看,咦,這不是冰大哥,怎麼又出現了?!
我和左衛門有默契地相視而笑,耳邊彷彿傳來美妙的旋律:<巧合>世上的人兒這樣多,你卻碰到我...太巧合了,一問之下,原來附近一帶都是冰大哥的冰品管轄範圍,在第二次巧遇後,我稍稍打起精神,繼續踩踏前進。



由於已是旅行的第二天,前一天的肌肉酸痛已開始發生效應,加上天氣的炎熱,對我這樣一名小女子而言,真的是靠意志力在撐哪。
於是,在到達下一站光復糖廠前這段路上,我不斷地對左衛門發牢騷,內容大致上就是:
「天氣這麼熱,真的很累耶。」
「我覺得休息的點太少了啦,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啊,我們要走這麼長的路耶。」
「要到了沒啊?」
「不想去了啦,我要回家~」
「吼~這是什麼爛天氣!」
諸如此類的牢騷,至於左衛門先生,我只能說他,體力過人;他,體貼過人;他,連笑容也過人,一路上始終露著微笑,幫我加油,還不時推我一把,不是把我推倒啦,是扶著我的腰幫助我前進。
好吧,我再加加油。

燈燈燈燈,燈燈燈燈,歡迎登上光復糖廠!
人好多喔,我坐著等左衛門排隊買冰(又是冰),一動都不想動(我想躺下)。




吃冰的時候,還有個小傢伙來跟我們作伴:小小黃。


可愛的小小黃躲在左衛門的腿邊,覬覦著我們手裡的甜筒,我和左衛門分了點冰給牠,牠滿足地在我們身邊竄來竄去。
短暫休息,我們在糖廠內到處遛達。




這時候天空有了轉變...


糟糕,好像快下雨了。
「趕快走吧,好像快下雨了。」說完,我和左衛門繼續趕路。果然,不一會兒,真的下起雨來,渾身溼透了,不過,也涼快多了。
「老天爺一定是聽到妳的心聲,所以就送妳一場雨,涼快一下。」
呵呵,這是我第一次遇到下雨天,心情卻是開朗的。

雨中騎車,沿途碰到不少車友,彼此當然不忘互相加油打氣,原以為這場雨不會持續太久,沒想到大大小小、一陣一陣下個沒停,於是,我們來到瑞穗牧場休息,打電話給翁老大,看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,今天是到不了安通溫泉了。



渾身溼透的我,則脫下襪子,把自己連同襪子一起晾在椅子上。


下雨後,溫度明顯下降,開始感覺有些冷,加上身體衣服都是濕的,ㄨ~寒毛都豎起來了。
於是,我們點了熱鮮奶茶,嗯,這個好喝,也暖了身子。
左衛門在電話中與翁老大小討論一下行程,我則對著話筒嚷著:「我騎不動了。」
因此,最後決定在瑞穗的瑞雄溫泉落腳。
故事說到這邊,我又要唱歌了:世上的人兒這樣多,你卻碰到我...沒錯,冰大哥又出現了:「帥哥~」。他,還是來送冰,就在瑞雄溫泉的隔壁雜貨店,由於實在太有緣,冰大哥忍不住要請我們吃冰(仍然是冰),而瑞雄溫泉的老闆娘因為與冰大哥是熟識,還因此為我們打了折,這次左衛門沒忘了提出拍照留念的提議,就這樣,第二天在一連串的冰與巧合中畫下句點。




3 則留言:

木子 提到...

超羨幕的啦
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到南部去騎車
(唉...有些狀況...MSN遇到再聊囉)

單車旅行真的比開車來的刺激有趣
且台灣人真的是很熱情
所以連趣事都是可以期待的
哈~

傷心咖啡店之打雜人 提到...

我也愛朱少麟...
ps.真羨慕妳男友.......

Beautiful Freak 提到...

你是羨慕他有個愛朱少麟的女友呢,
還是有個熱愛單車的女友車手?

呵呵,
進來國內好看的小說不多...
很遺憾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