鉛筆老師的Email
chingpingwu@gmail.com

星期四, 8月 28, 2008

社工人,你給我小心一點。

在開始之前,請先一起來關心這兩則新聞:

社服工作風險高 雲縣爭團保
2008年七月中國時報【周麗蘭/斗六報導】
雲縣最近發生1名社工員訪視家暴家庭時,碰上案主吸毒發作差點被性侵,女社工人人自危,社工科長王卓聖表示,社工工作風險僅次於警察,去年曾爭取開辦團保,保障社工人身安全,可惜被打回票,今年將再提案爭取並請女警指導防身術。

據了解,這名女社工員訪視個案家庭時,只有男主人在家,當時案主剛吸完毒精神恍惚,看見女社工員獸性大發,意圖性侵,所幸女社工員趕緊逃跑逃過一劫。

社會處資深社工督導康素珠表示,社工的工作環境危險,被罵、被恐嚇是家常便飯,只是小兒科,甚至有人被潑尿、被拿椅子摔、被追殺,日前還有案主到辦公室理論,當場動手推打社工員。

康素珠表示,避免職業傷害是社工員重要課題,敏感度訓練不可或缺,例如家訪時要注意是否只有1人在家?訪談地點在哪?會談的位置?對方的神情與眼神?後門在哪裡?

科長王卓聖說,社工科面對的是問題家庭,理應資深社工員最合適,但由於社工的工作環境風險很高,根本留不住資深社工員,目前該科多是20多歲的女性。

王卓聖表示,社工員角色形同「重案組」,平時為破碎家庭善後,工作危險度僅次於警察,她們也需要政府的加油打氣,即使沒有「危險加給」,至少該有團體保險以亡羊補牢。

去年某縣社工員被砍傷,雲縣社工科曾提案為社工員爭取醫療、意外團體保險,可惜遭上級以「沒有立即危險」打回票;結果,去年就有女社工員被案主關在客廳裡揚言拿刀砍殺,日前又有社工員差點因公被性侵,女社工員們人心惶惶。


女社工訪視家暴案 險被性侵
2008年八月〔記者廖淑玲/綜合報導〕
中部地區驚傳第一線女社工員家訪時遭性侵未遂,被害的社工員正接受相關社工單位的心理輔導,該社會處也要求,社工進行家訪時,務必結伴同行,若個別行動,則需先以電話初訪、確認案主家庭狀況再行動。 上個月中,一名未婚女社工進行訪視家暴個案時,因獨自前往個案家中,碰上案父疑似在看A片後產生性衝動,看到女社工前來家訪,一時衝動竟強拉女社工進屋企圖性侵,女社工大聲喊叫,案母聞聲及時從屋外衝進屋裡阻止而未得逞。

該起案例傳出後,引起社工圈震驚,警方事後也展開調查,並將該名企圖性侵的男子依違反性自主罪嫌移送法辦。

該社會處表示,已為社工員採購防身噴霧器,並加保意外險,同時要求處理家暴、性侵等案件的社工員,家訪時務必結伴,同時穿著輕便衣物訪視,以便有狀況時自救。

警局婦幼隊也提供社工員幾項工作準則,包括執行個案訪視先「明查暗訪」,先向相關人員如村里長、村里幹事、鄰居或管區警察了解欲訪視個案及其家庭成員現況,避開可能的危險。

另外,社工員訪視個案時,可儘量善用其他社會資源,與案主相約在公共場所如縣府社會處會客室、派出所、村里辦公室,利用外在的監控力量,減少讓歹徒可乘之機,以保障自身安全。



好,看完這兩則新聞不知道你有什麼感覺?(我看,只能唱個金包銀...)
這一則新聞在報紙的披露上,版面可能比我發表一篇小說還小,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注意到,而這也著實反映了社工人身安全的不被正視。
在社工圈裡頭,可以說有六成以上或更多的女性社工,由於社工流動率高,應屆畢業就投身一線社工的比率也不少。來說說我身邊的同事,同樣身為兒童保護工作的社工,這一批兒保人力年齡大多落在二十五歲至二十八歲之間,平均不會超過三十歲;已婚的比率不到三分之一,單身女性社工居多(忙得沒時間經營感情,所以只能偶爾跟消防局隊員聯誼。)主要的業務在執行違反兒少福利法中的兒虐、疏忽照顧、棄嬰,以及青少年保護個案(性交易個案),年紀輕輕的社工,身上還帶著"菜"味,沒結婚也沒有小孩,卻要進入家庭執行公權力,尤其是遇到需要把孩子帶離家庭的處遇,我想,大概不會有家長給社工好臉色看。
再來說說這些疏忽照顧的家長,當然有努力工作維持生計的家長,不得已致疏忽孩子,另外,也不乏是酗酒、藥物濫用或者精神疾病的照顧者,不管社工在學校學習多少理論(在培育課程上,並未有針對社工員個人危機意識與安全執業的能力),訪視前做多少準備,意外還是有可能發生,或許在你的一轉身,又或者直接就迎面而來的攻擊,管別人的家務事本來就不容易,孩子適不適合繼續留在家庭?是否要進行安置?要安置多久?什麼時候可以返家?家庭是否因著我們的介入而更好?
這是壓力。
此外,媒體對社會工作的不瞭解,一出事就指責社工員,一線社工老是被推上火線,扣上「冷血社工」的大帽子,這,也是壓力。
一般民眾則對於社工、志工傻傻分不清楚,不被瞭解,多麼辛苦。
人總是希望能被瞭解的。
這,又何嘗不是壓力。

壓力重重、社會地位普普、薪水一般,因為所以,社工員的流動率居高不下是可以被解釋的。
國外有麗莎法案(Lisa's Low)作為社工人員的後盾,台灣社工,則請自求多福,請自己多加小心。

在新聞事件之後,就只是這樣嗎?
如果事件的結局是社工員被性侵得逞,是不是就可以登上頭版,博得版面,受到激烈討論與重視?
社工員站在關注弱勢族群的立場,為弱勢族群發聲,那麼,當然,更要為社工人自身的權益說話,所以,先停一下,從成堆的個案紀錄中抬起頭想一想,停下衝鋒陷陣的腳步想一想,也請非社工人想一想,然後,我們一起來重視社工的人身安全問題,在所有不幸發生之前。

3 則留言:

一個頭被馬桶吸到的清潔工 提到...

各行各業都有職業危險~
員工也無法要求雇主給予任何的保障。
當然社工員也不例外吧!
雇主也都是當事情發生後才會訂立新的規範,
大家都會說批評雇主很小氣,多做一點也不會怎樣!
但是當自己成了雇主時,每一塊錢都是要花在刀口上,對於那些極少數的職災預防投資,我相信也會再三考慮!
那是不是要等到事情發生了才去做預防,答案是~沒錯!因為在這個時候雇主才會覺得有投資的必要,當然還要再考量發生率。
那當員工不是很可憐!沒錯!但是,雇主的認知是~你不做別人會做,走了一個我再找新的就好啦,除非你能人所不能,不可取代性高!但是,這種人少之又少,而且也不太會從事危險性高的工作,例如:老闆。
還有當職災發生後,你很難想像你所受到的傷害程度對雇主而言,只是需要賠出金錢的多寡而已!我相信任何人在那個當下應該會覺得自己很沒有價值!
所以,各位辛苦的社工員們,請不要再期待政府能給予你們什麼保障,自己學會保護自己比較實際一點,你的熱情與關心對於有需要的案家是天大的助益,但對於有病態的案主可能就是隻待宰的美味羔羊,請各位千萬小心,畢竟社工員是個很特別的行業,要成為一位專業的社工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就請各位社工員繼續加油吧!

Beautiful Freak 提到...

你的頭怎麼會被馬桶吸到捏...

一個頭被馬桶吸到的清潔工 提到...

可能我滿腦子大便!
馬桶就不知不覺的把我的頭給吸進去啦!
不過,我不怪罪馬桶,因為這是它的天性!

...別打我~我承認~頭被馬桶吸過以後~我變帥了....